武汉供销社系统三线作战打通民生保供链条

生活必需品+社区团购+农用物资

武汉供销社系统三线作战打通民生保供链条

民生保供:硬核实力跻身“六大商超”

“供销集市”的下游,农村电商公司生活物资配送车辆直达社区,已为全市500多个社区提供团购服务,累计配送各类农副产品5000余吨。

该校唯一的学生是一名12岁的女生。据她母亲介绍,女生刚上学时在济川小学就读,后来考虑到同学太少,四年级时就转到仙游县城关的一所小学寄读,由奶奶在当地租房子陪伴。“一年下来,多花费了上万元,家里经济受不了,而且老人家在县城也管不好孩子,所以五年级又转回村里来读书”。

农资保供:确保同比不涨一分钱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国家高度重视乡村学校建设:2012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规范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调整的意见》;去年,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全面加强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建设的指导意见》。在他看来,国家既给乡村孩子进城读书的选择(办好城镇寄宿制学校),又给留在乡村的孩子创造好的求学环境(办好乡村小规模学校),这是正确的发展乡村教育的思路,如此才能构建良好的乡村教育生态。

下沉社区:团购试点打开保供空间

长江日报讯(记者文涛 通讯员高明)3月4日中午12时30分,586份10元特价蔬菜包、67份5斤装冷鲜猪肉被配送到洪山区卓刀泉街道名都花园社区,在武汉市供销合作总社下沉干部吴俊志等人的组织下,团购物资在一个半小时内顺利分发给了538户家庭。与绝大多数下沉干部参与组织的社区团购不同,此次团购的供货方武汉农村电商公司“供销集市”保供平台,隶属下沉干部所在的市供销社。这场成功团购的背后,武汉供销社系统的民生保供“全链条”,已然清晰可见。

根据部署,全市供销社系统将统筹抓好疫情防控和农资保供,优化货源结构、扩大储备供应,确保春耕农业生产所需物资供应充足。

济川小学唯一的学生在教室里学习。罗丽娜/摄

供销社系统一直是农资保供的主力军。今年春节前,基于对形势发展的预判,市供销社调拨6000万元资金,用于将化肥储备量比去年同期增加六成。

疫情发生以来,市供销社以农村电商公司为主,一天时间内完成“供销集市”平台搭建、商品上线和社区直供。

“音乐课,我们两位老师都不懂得唱歌就没法上;体育课,就到操场上活动活动;英语课,上个学期乡中心校每周派英语老师乘车10公里过来上两节,这个学期英语老师调走就没上了。”温先凤介绍说,自己教的这名学生成绩还不错,上个学期末统考,她在全乡3所小学6个五年级学生中考了第一名。

济川村一位80后村干部在和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聊天时表达了矛盾的心理:如今学校面临停办,我们打心里过意不去。但是如果就这么继续拖下去,一个学生配备4个教职员工,显然是一种资源浪费,而且学生受到的教育也不完整,有些科目没法上,到了中学以后跟不上怎么办?他认为,当下最重要的是通过发展旅游业来实现乡村振兴,“只有村民在村里有事干,才会把孩子带回来,到时候学校有了学生,自然就会有生气!”

市供销社主要负责人说,在协助做好封闭管控工作的同时,下沉干部立足这22个社区进行试点,实现了“将团购流程走流畅”的预期,这为“供销集市”大范围进军社区团购铺好了路,也给全市供销社系统的民生保供稳价打开了更加广阔的施展空间。

与温先凤搭档的57岁教师林国珍是这所学校的负责人。他说,2006年全校还有200多名学生,从2009年开始学生人数骤降到两位数,2016年变为个位数,2017年只剩下两名幼儿园学生。2018年从城里转学回来一名五年级学生,加上两名幼儿园孩子,全校是3名学生。2019年,两名幼儿园孩子被家长带到城里读小学,学校就剩下一名六年级学生。

3月2日上午,武汉供销现代农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潘磊带领农资储备和春耕保供工作专班调研江夏区金丰源公司,公司库区内一派繁忙,春耕农资保供化肥抓紧装车,向各保供网点进行配送。

市供销社主要负责人表示,供销社系统承诺农资产品优质平价,同比去年不涨一分钱。

清华大学材料学院研究生林逵2001年至2007年就在离家不足百米的济川小学读书。“当时学校每个年级都有两个班,每个班有50多个学生。”林逵说,现在农村学校的教学质量和城里相比差很多,许多家长为了追求优质教育资源就到城里买房。面对农村学校没落的状况,他感叹道:“很可惜,但也没办法,只能顺其自然了。”

记者问这名女生小学毕业后准备去哪里读书,她低头盯着手机边玩游戏边摇头却不作声,她母亲接过话茬说:“乡里有初中,但学生很少,最好能到县城的中学去读。”

“供销集市”的上游,市供销社组织各区专业合作社与各大供应商,全力调入生活物资。

“可以说,农村电商已经是武汉‘六大商超’之一。”市供销社主要负责人说。

在位于村口的济川小学三层教学楼,教室里只有一张堆满课本和作业的书桌。

济川村是福建省莆田市唯一同时拥有“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中国传统村落” 两块金字招牌的乡村。2000年修建的济川小学三层教学楼,如今一楼改成了村卫生所,二楼左边第一间教室还在使用,其他教室堆放杂物或作为教师宿舍、厨房。陈强/摄

武汉农村电商配送车到达社区后,下沉党员和志愿者再用电瓶车转运到7个小区,在空地上把套餐分类摆好,每次通知5名居民前来,由他们分别按单拣出,居民自提。全程“无接触”,历时3小时,秩序井然。

“供销集市”的侧翼,市供销社下属山绿农产品冷链物流和现代农业仓储物流作为配送保障基地,提供强大分拣、配送支持。

尽管只有一名学生,但两位老师还是尽心尽职,认真完成教学任务。每天六节课,上午下午各三节,除了轮流上语文、数学课,还开设了科学、思想品德、地方教材三门科目。

潜心挖掘研究村史的古稀老人林光华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济川村的耕读文化有上千年的历史,村里的郑氏书堂遗址和唐代云山书院是最好的见证。新中国成立伊始,济川村就开设了完全小学,“我的父亲和弟弟先后在这里当过校长,培养了不少人才。上世纪80年代,我们村连续3年都有人考上清华大学,仙游县一中很喜欢招收济川小学的毕业生。”林光华说,现在学校只剩下一名六年级学生,再过半年毕业后,如果没有新的学生,这所有着70年历史的学校就可能停办。“我们正在努力争取把学校保留下来,以保存历史文化底蕴”。

温先凤分析,导致济川小学学生大幅减少的原因有三个方面:一是农村出生率下降,生源越来越少;二是城镇化步伐加快,青壮年纷纷带着孩子到城里谋生、买房定居。济川村户籍人口3000多人,学龄儿童150多人,但常住在村里的大约600人,多为老人和妇女;三是随着学生数的减少,一些家长认为村小教学质量不高,就随大流把孩子转学到外地就读。

今年51岁的温先凤长期在这所小学任教。他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1998年9月,他刚到济川小学任教时,有23名老师和500多名学生,“每个年级都有两个班,还办有幼儿园”。现在,全校只剩下一名六年级的学生,两名教师、一名保安和一个即将退休的炊事员。

新年第一天,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慕名前往福建省莆田市济川村,这里有宋代天堂宫、宋代古桥、宋代古井、千年古树、云山书院、郑氏书堂遗址等众多人文和自然景观,当地人说这是一个“具有两千多年历史的汉代古村落”。

莆田市仙游县教育局初幼教股股长柯向东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考虑到济川村作为历史文化名村的特殊性,济川小学还没有被纳入撤并计划。如果将来该校没有学生,学校仍将保留,校舍委托村委会管理,教师则调整到本学区的其他学校。只要有新生或学生回流,学校还可以复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