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护士“逆行”回武汉这是属于她们的青春战“疫”之路

“90后”护士“逆行”回武汉,这是属于她们的青春战“疫”之路

刘学柱在演讲时表示,闪送“用速度传递善良”。“善良”是闪送的企业基因,也是每一位闪送员所坚守的行为准则,推动他们在接单过程中全心全意地服务用户。闪送的这一理念也得到了用户的广泛支持和认可,曾有机构调研显示,闪送在同城速递行业中用户口碑排名第一,用户们也将闪送员视为帮助他们解决紧急问题的“闪送侠”,正如闪送所期望的那样,“让善良的人得到更多尊重。”

疫情来势汹汹,钟南山院士出发了,他让大家能不去武汉尽量不去,可自己却踏上了开往武汉的高铁。李兰娟院士出发了,她的儿子送别母亲出征武汉,说国家需要她待多久,她就会待多久。

每天,舒纯的父母都要发来微信,叮嘱女儿注意安全,防护好自己。

她俩不知道,公安局不少值班干警为了核实信息、开证明、联系护送人,晚饭都没有顾上吃。

3天3夜,300多公里,骑自行车、步行、搭顺风车,这名24岁的女医生从老家荆州的小村,风雨兼程“骑”回武汉。

品牌壁垒和技术壁垒是闪送的另外两大法宝,通过5年来积累的大数据,闪送能够确保每一笔订单都精准推送给最合适的闪送员,从而提升了递送效率;这种一对一递送的模式,又让闪送成功与以B端拼单配送模式为主的友商形成显著区隔,甚至成功抢占用户心智成为同城速递行业的代名词,这些都构成了闪送的“独一无二”性。

身穿白色防护服的武汉交警,得知两名护士“逆行”回武汉,敬佩之余也连连叮嘱她们,救人的同时一定做好防护。

路再难,我们也必须回武汉

日前,这张“95后”女医生骑行数百公里返岗的照片,成为战“疫”时期最震撼人心的影像之一。

淋湿的淡紫色外套,贴在额头的凌乱刘海……此刻,这张清秀而疲惫的年轻脸庞上,眼神透露着倔强。

1月26日23点,女孩王欢发了一条朋友圈——“这一路有家人的支持,朋友的鼓励,人民警察的帮助,也有陌生人坐地起价,过程虽曲折,好在平安抵达。”

发信人,是她的房东,一位武汉大姐。

群中一条条弹出的报名出征的消息,让王欢坐不住了。看到40名同事已经组队驰援武汉市肺科医院,她下定决心:“必须要回武汉!”

脚下,是她深爱的家乡和土地。远方,是急切等待救治的患者。这一路,她脚步不停,只为尽快返回工作岗位。

晚上下夜班从病区往回走的路上,舒纯常会想起“逆行”回武汉的那个夜晚。

冷冷清清的大街上,看不到一辆汽车。突然,疲惫不堪的她们眼前一亮——街边停着两辆共享电动车。

和王欢一同完成“逆行”的,还有她的同事舒纯。她们的想法很简单:“我们是军队医院的护士,抗疫需要我们,今天我们必须回到岗位。”

创立5年以来,闪送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业务覆盖城市达222座,服务用户数量超过1亿人,日平均订单量超过60万单,连续5年实现年复合增长率超过300%,增长速度为行业所罕见,并迅速坐上了同城速递C端市场的头把交椅。

2月14日中午,王欢在宿舍用电热杯,吃上了一人份的自制小火锅。从老家带的方便面和酸辣粉,一直还没有机会吃。

车里没有放音乐,没人靠在座椅上,没人低头看手机,也没人说话。

飞机票,没有!高铁票,退订!汽车票,停售!

如今,这种熟悉的温暖,更让王欢心生力量。部队派出的车辆到达高速路口,载着她们返回中部战区总医院。

现在,穿着防护服在发热门诊留观病房护理患者的舒纯,每天很累但心里特别踏实。“有时去治疗,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对这句话,她也有了更深的体会。

一路走,一路导航。天快黑时,她们终于摸到宜丰县公安局:“我们是部队医院的医护人员,今天必须回到岗位。”

信仰的力量,会像星光点亮旷野一样,点亮人心。舒纯收获了很多朋友的“点赞”,也意外地收到了一条简单却暖心的微信:我不能为你做什么,给你免3个月房租,你要保护好自己。

在抗疫一线,难免直面生死。以前从事日常护理工作,再累再难也不会对自身的安危有所顾虑。但如今,站在这个特殊的战场,她觉得自己好像多了一层盔甲,“作为一名战士,肯定不能当逃兵。这种时候我们不上,谁上呢?”

舒纯在发热门诊留观病房值班。

“祖国不是任何人,但却是我们全体。愿你我胸中永远燃烧着这明净的火焰。”2月14日这天,舒纯在朋友圈写下这样一句话。

有你同行,无数滴水汇聚成海

没有谁天生勇敢,只因为有责任和担当

当天,又一个消息传来:中部战区总医院再次抽调医护人员组成医疗队支援武汉市第七医院。

疫情暴发前,舒纯(上)与王欢(下)。

王欢说,等疫情过后,她想带着姥姥姥爷去三亚看海。

现在,爱美的舒纯选择素面朝天。一是累得顾不上,二是每天穿戴三级防护装备,容易流汗弄花了脸。

“以至诚为道,以至仁为德,闪送始终坚信,唯有坚守善良和商业道义,急用户之所急,想用户之所想,方能走得更远。”刘学柱说道。

在高速公路上紧张行驶4个多小时后,“武东收费站”路标终于出现在舒纯和王欢眼前。“到家了!”深夜10点半,两颗始终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舒纯后来说,从未觉得,一个半小时竟会如此漫长,也从未感觉如此孤单无助。

她说,等疫情过去,要赶紧把自己重新“捯饬”起来,然后好好谈一场恋爱。

除了本次奖项之外,闪送还被全球知名数据智库CB Insight评选为全球独角兽,并凭借极大的增长潜力领先的核心技术,入围了“中国瞪羚企业价值榜”,也充分证实了闪送的业绩已获得国内乃至海外市场的认可,这一切离不开闪送除了难以复制的经营模式,更离不开闪送在精神层面的坚守。

细心的护士长杨宇,也感觉到两个姑娘的变化。王欢和护士长聊起她们回武汉那天哭鼻子的“糗事”,杨宇曾要求护士们,不管遇到再大的难处都不要哭。王欢笑着说,“以后再遇到这种事,绝对不会哭了!”

大年三十,两个消息传来。好消息,组织同意他们归队;坏消息,进出武汉通道封闭。

正月初二,车窗外万家灯火,却不见烟花绽放。车窗里,4个戴着口罩的人默不作声,只有发动机的轰鸣声、车轮与地面的摩擦声,撕扯着几乎凝固的空气。

在中部战区总医院的发热门诊,记者见到了已经在抗击疫情一线忙碌了20天的护士王欢。“虽然我不认识甘如意,但我们的想法是一样的,回武汉,回到岗位上!”王欢明亮的眸子中,跳跃着一股昂扬的力量。

春节前,22岁的王欢从武汉回东北老家过年。她妈妈发现,女儿坐在饭桌前也拿着手机,不停地刷微博、看新闻,筷子夹菜也有些漫不经心。

舒纯记得,从家里离开时,14岁的妹妹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她说,等春天到的时候。

甘如意用自己的行动告诉全世界,那些曾经戴着红领巾的“90后”已经出发上路,这一代年轻人正用昂扬的青春力量踏上新时代的远征。

据悉,本次发布的500强榜单是根据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民营企业研究中心和北京隐形独角兽信息科技院建立的全球独角兽企业数据库编制而成,该数据库采用了人机共融智能技术,是目前最为全面、公正、客观的榜单,能够反映全球新经济发展格局和科创企业发展情况。因此专业人士指出,将闪送称为“独角兽”乃是实至名归。

作为最早开始同城速递业务模式的平台,闪送”一对一急送 拒绝拼单“的业务模式引领了整个行业的发展。从取件到送达,闪送坚持这一整个服务全程都由同一名闪送员来完成,且每次仅服务一笔订单,在上一笔订单结束之前闪送员不会再接其他订单,这一模式迎合了互联网时代用户对时效性和个性化的需求,并给予了行业内其他品牌经营启发。

回家第二天,王欢就从工作群中看到这样一则“紧急动员令”: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愈发严峻,号召全院人员全力以赴投入疫情防控阻击战。两句话,让王欢感到“热血有点上头”。

“当你意识到自己必须对人负责,你就会飞快地成长。”这是此次“逆行之路”,给舒纯带来最大的收获。

前排,表情严肃的司机和副驾驶员专注地看着前方路况。后排,王欢和同事舒纯这2名年轻女孩也挺直了腰,聚精会神地盯着路标。

在她们身后,是一条曲折的“逆行”之路。在她们前方,是一条更艰险的战“疫”之路。

桌上那些瓶瓶罐罐的化妆品,从参加战“疫”以来,舒纯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打开过,都落了灰。以前上班时,她和姐妹们都会画个淡妆,“自己‘美美的’,对病人也是一种尊重”。

看到女儿吃不下睡不着,王欢父亲开始在网上计算路线。他盘算,开车一天一夜,应该能把女儿送回武汉。这个“小火苗”很快被王欢掐灭了,“路太远,不安全,你好好在家照顾姥姥、姥爷!”

一次,一位新冠肺炎病人住进留观病房。刚来时,他的情况很不乐观,血氧饱和度只有69%,需要一直吸氧治疗。

与交警挥手作别,王欢突然想起一件儿时的往事。那时,她才七八岁,生病了去医院打针,护士姐姐温柔的声音和亲切的微笑,给人甜甜的安全感,让幼时的她心底萌生一个白衣天使的梦想。

费尽口舌,司机这才同意出车。那一刻,委屈的泪水在王欢眼中打转转。

作为一名曾参加过汶川地震救援的老兵,民警邓峰知道,中部战区总医院的“动员令”意味着什么。接到任务后,他争分夺秒为两名医护人员办好了手续。那天,他也是提前结束休假,紧急返回岗位的。

而闪送日均60万单订单,吸引了全国80多万名闪送员的加入,凭借这一规模壁垒,闪送已在全城形成了一张高密度、网状、流动的庞大运力团队,确保7*24小时都有人响应用户需求,因此可以实现平均1分钟响应,10分钟上门,60分钟送达全城的递送时效,后来者很难在短期内达到如此规模。

1月26日当晚11点半,舒纯和王欢终于顺利归队,加入抗“疫”一线。

疫情当前,这段说走就走的“逆行”,感动了无数人。2月13日上午,“单车女孩”甘如意被组织批准成为一名预备党员。举行完宣誓仪式,她穿上防护服,走进了卫生所的检验检疫室。

闪送的成功也在于其业务模式的不可复制性。相较于以商户巨多、单点高频、易于布局的B端市场,C端市场呈现高度的分散性、即时性、离散性特点,准入门槛较高,对平台的运力数量和响应速度、布局密度提出了较高要求,容易形成优势竞争壁垒。

军队支援湖北疫情医疗队出发了,4000多名医护人员冲到了抗击疫情的最前线。全国各地支援湖北疫情的医疗队出发了,25600多名医护人员一批又一批赶往疫区……

舒纯说:“没有疫情,护士真的可能只是一个护士,但疫情来了,我们更多了一种身份——战士。”

早上坐飞机,中午坐汽车,下午又骑上电动车,用王欢的话来说,“就差轮船没坐了”。

在江西老家休假的护士舒纯也注意到这个消息。互通几条微信后,两个关系要好的姐妹已经商定,向护士长杨宇请战。

好不容易在江西宜丰县城碰头的两姐妹,一见面就哭了:“再难,咱们也要回武汉。”

一刹那,似乎感受到成长的拔节

下班了,王欢让同事给自己拍照留影。

飞机上,连王欢在内只有10名乘客。3个多小时的航程,王欢连吃一口饼干的胃口都没有。前一天,她用微信联系好了一位私家车司机到机场接站。抵达机场后,王欢打电话给司机,司机一看来电显示是湖北的手机号码,竟然坐地起价,否则就立马退单。

20多天前发生过的事情,好像已经过去了很久。很多人和事,好像存在了自己一个心爱的糖罐里,不舍得取出。她说:“每个人都活成一束光,世界便会成为闪耀的太阳。”

正月初二,凌晨5点的东北小镇,天还很黑。王欢拎着妈妈装好的大半行李箱方便面上了汽车。她要赶上8点40分从长春飞往南昌的航班,然后到舒纯家中汇合,再一同想办法前往武汉。

2月17日,鲜红的党旗下,舒纯火线入党。从毕业实习起,舒纯就一直在部队医院从事医护工作。没能穿上军装,是她的遗憾。舒纯的偶像是护士长杨宇。从护士长身上,她看到了军队文职医护人员的样子。

车灯穿过重重夜幕,掠过一个个转瞬而过的指示路标。宜春、九江、黄石、鄂州……离目的地武汉越来越近了。

启动,把黑色行李箱放在脚踏板!跨上电动车那一瞬,王欢在想:“要是电动车能上高速,骑回武汉该多好。”

在高速路口检查站,宜丰警方与武汉警方进行了交接,然后就匆匆连夜返回。

“长这么大,这是第一次坐警车!”车内,中部战区总医院女护士王欢心里觉得有些激动,又有些沉重。

她经常会浏览网页,只要是和疫情相关的,她都会密切关注。有好几次,她都觉得自己被感动到了,特别想除了“点赞”之外,写点啥。

一双活泼的黑眼睛下,带着盈盈笑意的嘴角翘出一个好看的弧度,露出洁白的牙齿。如果没有被口罩遮住脸庞,王欢甜美的笑容,会让每个看到她的人都暖暖的。

天色越来越暗,公安局接待大厅里,两个女孩坐立不安,不时站起来转上两圈。

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把王欢的神经拉成了一张“弓”。她工作的中部战区总医院,就在武汉市中心。

两人拖着行李箱,步行1个多小时,到附近派出所求助。值班民警建议她们到县公安局求援。

不能再拖了!舒纯在网上约车。从宜丰到武汉高速路口,4个小时车程,她们出价3000元,也没司机接单。

值班局领导立即向县疫情防控指挥部和相关部门汇报了情况。不久,经指挥部同意,县防疫中心和县医院派出专人为她们检查身体,民警还从食堂为她们打来热饭。

舒纯注意到,这位患者情绪低落,整天唉声叹气,甚至常常默默流泪。舒纯和同事只要一有空,就经常鼓励安慰这位患者。到第3天,这位患者的血氧饱和度明显上升,精神也好多了。

疫情来势汹汹,却让王欢更明白了微笑的力量,懂得了亲情的可贵。就像一个习惯套着圈游泳的人,在海面上突然被一个浪头掀翻。游泳圈被冲走后,她茫然失措、手脚乱蹬时,这才发现大海给自己的,还有更大的托举。这,就是成长的路。

她对生活的热情,在食物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去年端午节前,姥姥亲手包好甜糯的粽子快递到武汉,能让她美上好几天;为了吃顿豆浆泡油条,她愿意在夏天早晨5点30分就起床晨跑;遇到烦心事,吃上一份麻辣烫或者一块甜点,再配上一罐可乐,整个人都变得“带劲儿了”。

奋战在抗疫一线的舒纯(左)和王欢(右)。

空荡的高速公路上,一辆车牌号为赣C040L警的警车向北疾驰。

元宵节那天晚上,王欢收到家里发来的一段视频。姥爷为心爱的外孙女点燃了一支小小的烟花,像她小时候学放烟花那样举着摇啊摇。

没有谁天生勇敢,只因为有责任和担当。

每一天,无论再累再忙,王欢的声音里都带着活泼的气息。她爱笑,“一秒钟的微笑,也许可以带给别人一天的快乐”。她喜欢向日葵,那金黄的花朵就像热情的笑脸,带给人希望。

2月3日晚8点,女孩甘如意在朋友圈这样写道——“从家骑车到潜江,走走停停花了3天时间,今天下午终于安全抵达宿舍,谢谢大家的关心,希望战‘疫’能取得胜利。”

“上级批准,派警车直接护送两名军队医护人员回武汉!”看到民警邓峰递过来的这张证明信,舒纯和王欢高兴得差点跳起来。确定舒纯和王欢身体健康后,经过慎重考虑,县公安局派出两名同志护送她们上路。

国家有难,他们知道,自己应该在哪里。疫情突袭,人们认识了一群“90后”医护工作者。答了一声“到”,他们出发了!

18个小时,2800多公里,坐汽车、乘飞机、坐警车,这个22岁女孩从吉林四平一个小镇出发了,她的目的地也是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