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带动生鲜电商呆萝卜却逆风破产!

呆萝卜还是没有迈过这道坎。

其次,言路不通,管理漏洞非常大。

呆萝卜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有的人可能不太了解呆萝卜,我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

崔爱民在发布会上表示,在目前已经确诊病例较多的韩国、日本、意大利和伊朗等国,有不少华侨和留学生等人员,中国政府高度关注他们在当地的健康安全,积极敦促驻在国政府采取切实措施,重视解决他们在健康安全方面的问题。

这些都只是呆萝卜管理漏洞的冰山一角。

11月22日,呆萝卜突然发布一个声明:公司因经营不善,陷入危机之中,给大家道歉,请小伙伴们共克时艰,不要来挤兑。

3月11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已受理“呆萝卜”破产重整一案,从即日起30天内,呆萝卜债权人必须向公司申报债权及数额。

生鲜电商的毛利大概只有10%,也就是说呆萝卜一个月1亿左右的营收,其中要花掉9000万在采购上。

有人给呆萝卜算了一笔账:在呆萝卜资金链断裂前的2019年1-10月,它的营收近9亿,再加上它的6.3亿融资,以及用户充值的钱与合伙人保证金,它的账户上累计有不少于16亿的现金。

这意味着呆萝卜在遭遇年前的重创后,现在仍然可以做到每个月3000万的收入,也就是说它线上下单门店取货的商业模式并没有问题。

遗憾的是,如今它已经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覆水难收。这就告诉了我们一个真理:再好的机会也拯救不了你在前面挖下的坑。

那么又是什么让呆萝卜在短时间内烧掉了18亿呢?

呆萝卜四面楚歌后,当地政府和供应商伸出援助之手,这让它一度看到生机。

据呆萝卜副总经理王朝晖透露,疫情期间呆萝卜一共有162家店营业,仅合肥市每天的订单量就超过10万份,营收在百万左右。

“如果疫情进一步发展,我在当地人员的健康安全受到严重威胁,我们将采取必要措施,积极协助和安排他们回国。从疫情严重的国家或者地区回国的人员,入境后应该遵守和配合当地有关疫情防控方面的措施。”崔爱民说。

另一个生鲜巨头每日优鲜在疫情期间的订单量是去年同期的4倍,仅仅是春节7天假期,它就卖掉了4000万件食品。

崔爱民称,对于已经在当地确诊患病的中国公民,驻外使领馆及时探视,密切跟进有关治疗情况,要求外方全力加以施救。此外,外交部“12308”24小时热线服务电话一直保持着高效运转,在疫情较严重时期,日均人工接听各类求助电话达1000通以上。

据呆萝卜员工透露,公司内部浪费非常大,采购没有监管,买回来的商品滞销严重,滞销品金额高达3000万。

如果重整成功,那么呆萝卜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如果重整失败,那就会转入清算程序,清算完成后,呆萝卜就正式烟消云散了。

呆萝卜成立于2016年,出事之前已经在安徽、江苏、河南、湖北4省19座城市开了1000多家门店,月订单超过1000万单。

对于如何保证在外滞留中国公民安全顺利回国的问题,中国民用航空局飞行标准司司长朱涛当日介绍,民航局建立了国际航班计划协调机制,每周协调中外航空公司编排航班计划,并定期发布。

可以说,呆萝卜已经摸到了上市的脊背,没人会想到它会崩盘。

“下一步,我们将根据疫情变化,与我国驻外使领馆保持密切联系,如有需要,将及时安排加班或包机接回我国在外公民。”朱涛说。

那么,是谁导演了呆萝卜这起极速坠落的悲剧?

中国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当日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依法有效防控海外疫情输入有关情况。

眼看着呆萝卜起朱楼,眼看它宴宾客,眼看它楼塌了。大起大落的故事从来不乏复盘者,以从崩塌背后还原一份《创业启示录》。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转变。

他指出,目前,疫情比较严重的国家还没有完全断绝与外界的公共交通,在当地的人员可以选择以直航或者是中转绕道的方式回国。希望在当地的中国公民能够积极配合驻在国疫情防控措施,加强自身的防护。如果遇到紧急情况,及时向当地政府有关部门求助,并与中国驻当地使领馆联系。

呆萝卜是生鲜电商领域的一个头部玩家,具体模式就是你提前一天在网上下单,它把菜备好放在门店,你第二天直接去取。

阿里的盒马鲜生整个疫情期间一直营业,消费者疯狂涌入平台,将备货量超平时10倍的蔬菜瓜果买得一干二净。

2月3日,呆萝卜的门店开业。由于它的模式砍掉了店内选菜、排队称重、排队付款等传统买菜流程,用户只需来店取单即可,这让它在疫情重压下得到了很多消费者认可,每天来取菜的人都排了长队。

朱涛表示,目前已将中国民航发布的航空公司、机场疫情防控技术指南提供给韩国、日本等相关国家民航主管部门和运行单位,供其参考使用。并正与相关国家进行商谈,形成统一的技术标准、采取同样水平的防控措施,共同防止疫情传播。(完)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谁也想不到去年意气风发的呆萝卜,现在竟然沦落到这步田地。

3个月后,胡润研究院发布《2019二季度中国潜力独角兽》,呆萝卜名列其中。独角兽的一个重要指标就是10亿美元(约70亿人民币)估值,也就是说呆萝卜的体量已经非常巨大,是一家名副其实的明星公司。

崔爱民介绍,疫情发生以来,中国驻外使领馆的领事服务工作一直在正常开展。在服务中国公民疫情有关的工作方面,敦促有关国家政府切实重视解决好中国公民在当地健康和安全方面的问题,为有需要的人员及时提供救助;对因疫情滞留当地人员的签证或者居留手续,敦促有关国家政府部门提供必要便利和协助;积极联系有关航空公司,为滞留中国公民办理改票、改道等手续,安排他们回国;协调国内有关航空公司,先后派出10架次的航班前往多个国家,接回了1314名中国公民。同时,还积极协助特区政府,从日本接回了邮轮“钻石公主”号上的近200名港澳特区居民。

但是到11月底资金链断裂时,它的现金窟窿已经高达两亿多,这一正一负就是18亿资金没了。

首先,呆萝卜败在了激进的烧钱道路上。

除此之外,京东生鲜、永辉买菜、叮咚买菜等等生鲜玩家也都在疫情期间订单飙涨。

1月底新冠疫情大爆发,线下商业活动急转直下,这对生鲜电商来说无疑是最大的机会。

12月8日,呆萝卜官方发文,十几天调整已收到成效。12月9日,呆萝卜同启百店,APP恢复运营,12月10日,关闭的门店也重新开业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呆萝卜声明一出,立即引发连锁效应:员工讨工资、供应商讨货款、门店关闭、APP停运……

据南方周末报道,呆萝卜在芜湖等城市租了不下1000平方米的仓库,实际使用率20%,剩下的800平一直空着。

用呆萝卜创始人李阳的话说:“我们低估了生鲜的“烧钱”速度,以至于造成了消耗过快,这是我们错的地方。”

更奇幻的是,由于订单太多,2月初盒马竟然向停工的西贝、云海肴等餐饮企业租用员工,随后京东生鲜、美团买菜等也开始了向各大餐企的租借员工之路。

2019年6月,它拿到6.3亿人民币投资,领投方高瓴资本是腾讯、京东、拼多多背后的股东。

朱涛指出,针对当前部分国家和地区疫情蔓延的情况,民航局制定了分区分级差异化疫情防控措施,综合所在国或所在地的疫情形势、航班运行特点等多个指标,区分航班运行风险,实施差异化管理,做到精准防控、精细施策。

11月28日,呆萝卜合伙人宣布杭州中心关闭,退回安徽大本营,至此呆萝卜的危机全部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