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尖上的男人”林海雪原的高铁列车真漂亮!

【新春走基层】“塔尖上的男人”:林海雪原的高铁列车真漂亮!

零下40度的林海雪原,离地45米的极寒高空,“90后”高铁通信工迎来了哈牡高铁开通后的第二个春运。

沿着崎岖的小路,蹚着没过脚面的积雪,几个小伙子头上都见汗了,绒线帽子上挂上了白霜。

牡丹江电务段高铁通信工正在攀塔。

2018年末,哈牡高铁(哈尔滨-牡丹江)开通。为了培养出一支文化水平高,适应未来发展需要的通信检修队伍,牡丹江电务段高铁通信车间把这些年轻人聚集在一起,成立了高铁青年班组。

于源和同事在驱车抵达基站附近之后,踏雪徒步向山顶进发。寒冬腊月,牡丹江市的室外温度降到零下二十多摄氏度,风吹到脸上像刀刮一样。“走一会儿就冻鼻子。”于源说,深山的积雪非常厚,这样的环境穿棉鞋保暖已经不顶用了,“尽量穿防滑鞋,用拐杖,防止打滑或者摔倒,保安全。”

通信高塔受风力影响较大,3~4级风人在塔上晃动感明显。“就像坐船一样。”于源刚学习爬塔的时候怕高,以为自己有恐高症,但经过专业培训与心理辅导后,他逐渐克服了心理障碍,现在他常说,“在塔尖跳舞都没问题。”

牡丹江电务段高铁通信工在夜间检修设备。

这9名小伙子来自中国铁路哈尔滨局牡丹江电务段高铁通信车间作业三工队,平均年龄仅为25岁。为守护高铁安全,他们行走在直插云霄的高塔,克服身体劳累和心理恐惧,在近零下40摄氏度的极寒高空中检修通信设备。

牡丹江电务段高铁通信工正在巡检。视频截图

爬塔工作虽苦虽累,但于源也收获了一些乐趣。

报告认为,如果希腊政府能够将其影子经济比例缩减到15%,将意味着可以把近300亿欧元纳入为收入,这部分收入的平均税率约为20%至30%,那么国库每年将有60至90亿欧元的额外收入,相当于GDP的3%至4%,或相当于每年单一物业税3倍的收入。

“这不算什么,平平常常一尺多厚,有的地方能没腰。”24岁的通信工魏鑫宇边走边介绍,白天上山是巡检,真正检修设备要等到后半夜高铁停运的“天窗”期进行。“天窗”时间是零点至四点半,“这个季节,半夜爬山,那种滋味,可不是一般人能体验得到的。”魏鑫宇打趣。

通信基站距离工队有近40公里,且通讯基站位于山上,进山的道路因雪天会变得湿滑,对行车造成很大阻碍。

首轮比赛,中国国奥队踢出血性,可惜以0比1遭韩国队读秒绝杀。乌兹别克斯坦队则在1球领先的情况下,被伊朗队1比1逼平。在经历了一场令人遗憾的失利之后,国奥队还损失了中锋张玉宁。他在与韩国队的上半场比赛中伤退,伤情为趾骨骨裂,至少需一个月时间恢复。昨日,张玉宁离队回国治疗。离开之前,队友与他拥抱告别。在与杨立瑜拥抱时,张玉宁说:“靠你了。”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在送别张玉宁时让他放心治疗,足协会全力照顾他。在球队全体成员的掌声中,张玉宁含泪返回北京。

2020年1月10日,春运大幕再次拉开。这也是农历三九节气的第二天,于源带着3个通信工乘车赶到距牡丹江市50公里的威虎山脚下。此次,他们要对威虎山岭东隧道口哈牡高铁9号通信基站,以及基站旁45米高的通信铁塔进行巡检。

工长于源和班组成员担负着哈牡高铁牡丹江到横道河子间16个基站、3个车站、9个直放站通信设备的维修养护任务。这28个通讯处所,对应着28座高45米的通信铁塔,上塔检修通信设备,是他们的工作日常。

本场比赛将由来自卡塔尔的裁判团队执法。贾西姆担任主裁判,助理裁判和视频助理裁判同样来自卡塔尔。中国的裁判团队将执法今天18时15分卡塔尔队与沙特队的比赛,马宁将担任主裁,施翔和曹奕担任助理裁判,此前吹响本届赛事第一哨的傅明将担任视频助理裁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参加此次赛事的乌兹别克斯坦队的主帅是德鲁洛维奇,20年前他就与中国国奥队执行教练郝伟交过手。2000年,德鲁洛维奇作为南斯拉夫队核心球员随队到北京与中国男足交手。当时,德鲁洛维奇是球队的主力右前卫。那场比赛,郝伟和德鲁洛维奇均首发出战,但郝伟在上半场被换下,最终中国男足以0比2输球。

牡丹江电务段高铁通信工们正在攀塔。视频截图

报告指出,希腊影子经济主要用在合法商品和服务的非法贸易上,烟草制品、燃料、酒精和盗版物的非法贸易均是影子经济的一部分。高税收、失业和大量个体从业人员更加推动了大范围逃税和影子经济。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研究发现,东欧影子经济比率最高,科索沃达到GDP占比的38.8%,保加利亚达到37.8%,爱沙尼亚达到36.8%。西欧国家的影子经济比率相对较低,奥地利为9.4%,卢森堡为9.7%,瑞士为9.8%。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分析,全球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影子经济平均比率约为15-20%,而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平均比率则在30-35%之间。(梁曼瑜)

牡丹江电务段高铁通信工正在做攀塔准备。视频截图

收拾完工具,于源带着工友们奔向下一个基站。蓝色的工作服映着皑皑雪山,格外醒目。他们的春运才刚刚开始。(中国青年网记者 刘尚君)

作业环境高,他可以将茫茫林海雪原一览无余,尽收眼底。高铁列车稳当地在脚下飞驰而过,疾风带起片片雪雾,飘飘洒洒在高空萦绕,这个“塔尖上的男人”也会高兴地惊呼,“你们谁快上来看看,真漂亮!”

回忆起那场比赛时,德鲁洛维奇说:“20年时间很长,但足球的世界很小。当时我作为球员与郝伟交手,现在我们又以教练的身份再次对决。这非常有趣,也是足球世界的一部分。”

爬到10多米高时,于源挂好安全绳,靠着安全围栏稍作休息。塔下辅助作业的通信工王炎鑫提醒他注意安全。“没问题,能坚持住。”于源在对讲机里喘着粗气回应着。他一鼓作气攀上了塔顶,挂好安全绳后,拿出工具开始检测通信设备。

市场人士认为,考虑到非法交易比较盛行的希腊建筑业在债务危机中处于深度衰退,间接说明了希腊影子经济在其它领域的比例已经飙升。

张玉宁提前伤退之后,杨立瑜将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承担更多责任。除了张玉宁伤退,国奥队需要尽快调整阵容外,球员在身体和心理层面同样需要调整好。如果能在今晚踢出首轮的水平,国奥队依然有机会创造惊喜。

队伍艰难行进了半个多小时,还差最后一段陡峭的山路,几个人手脚并用爬上去。

根据官方资料显示,希腊的影子经济规模在2016年时约占GDP的30.2%,高于2010年债务危机高峰期的28.1%,但低于2009年危机刚爆发时的32.2%。

广州日报讯 (全媒体记者 谢泽楷) 北京时间今晚9时15分,中国国奥队将迎来泰国U-23亚洲杯暨东京奥运会决赛阶段C组第2轮比赛,对手是上届U-23亚洲杯冠军乌兹别克斯坦队。

10分钟后,全部检查结束。于源紧握扶手,一步一步地开始下梯。登梯不易,下梯同样艰难,于源休息了两次,15分钟后,安全返回基站。上塔时身体紧张出汗,下塔时又被寒风吹个透心凉,于源的手脚不停地抖。魏鑫宇和王炎鑫赶紧上前,给他捂耳朵揉胳膊,好让他快些放松下来。

30岁的于源,是工队里的“大哥”,冬天登塔危险性大,他独自担起了上塔巡检任务。背好工具包,系好安全绳,“全副武装”的于源攀上了窄窄的直梯。铁塔上无遮无挡,强劲的山风狠狠地打在了他的身上。从下往上看,只见一个健硕的身躯在狭小的安全围栏里向上缓缓挪动。

东北天气环境恶劣。铁塔天线因为热胀冷缩的原因,螺丝会变松,导致天线角度发生偏移。而细微的偏差稍有不慎则会对通信网络覆盖造成影响。